Those who forget good and evil and seek only to know the facts are more likely to achieve good than those who view the world through the distorting medium of their own desires. (那些忘记善恶,只顾追求事实的人,与那些因欲望扭曲事实,只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的人相比,更容易达成善举。)

- Bertrand Russell

“iPhone人工智能”的背后

Dexter.Yy 发表于 October 8, 2011

本来想直接推荐这篇9to5Mac的访谈:《Siri联合创始人: 苹果的“语音助手”将改变世界》 ,但是要补充的太多,豆瓣说的字数不够用了……

我在iPhone 4S发布会之前就看过这篇文章,居然没注意到关键信息……我一直以为Nuance才是“iPhone语音识别”背后的核心技术,因为Nuance市值超过60亿,因为Apple买了Nuance的语音技术授权,因为Nuance跟IBM合作研发了人工智能Watson(其实除了语音识别和理解问题的部分,这家伙剩余的技术就是搜索和数据挖掘罢⋯⋯) Continue Reading »

从事件驱动到observable的异步编程——PubSub+Promise+Rx的JS事件库

Dexter.Yy 发表于 September 25, 2011

你上当叻,虽然从外面看标题很有气势,传达出一种宏大叙事的赶脚,其实我只是刚刚把一个阿尔法城的JS模块提交到github,想顺便介绍一下,但我连API文档都懒得写,就别指望能深入浅出的讲一遍来龙去脉了⋯⋯
Continue Reading »

被遗忘的vim插件管理程序⋯⋯

Dexter.Yy 发表于 September 25, 2011

众所周知vim缺少官方的包管理机制,刚开始接触vim的人往往都有IDE情结,喜欢四处搜罗插件,光是ftplugin目录就要塞进十几个脚本,把“编辑器之神”武装得包罗万象无所不能,然而这些卑微的凡人,尽管手握神器,总归还是要身陷在繁忙的日常coding中,最初的欣喜和热情也在日复一日中消散,由于没有定期更新这些脚本文件的办法,更没有精力去逐个关注,渐渐就忘记了兼容性升级,忘记了:com,忘记了键位映射,忘记了操作符,最后可能连插件名字和功能都记不得了⋯⋯

好罢这不是那种“我有一个朋友”式的故事,我只是想说一个自动化的插件管理程序能解决这种维护烦恼,起码不至于等到世界变了OS都升级了出现严重兼容性问题了编辑器都启动不了之后再去排查原因移除长久不用的插件⋯⋯ Continue Reading »

《新版阿尔法城背后的前端MVC实践》的幻灯片和⋯⋯这次没剧本⋯⋯

Dexter.Yy 发表于 July 10, 2011

拖到最后一天才开始准备,所以没时间写剧本照着念了T___T

幻灯片上的吐槽跟实际的讲话其实是属于两个平行世界: Continue Reading »

一个美术宅的传奇

Dexter.Yy 发表于 May 2, 2011

不论2D还是3D时代,游戏开发总是“美术密集型”的项目,假如把程序比作骨架和器官,把剧情设定和gameplay之类都比作灵魂,那么美工创造出来就是实实在在的血肉,是游戏中绝大部分的“内容”。对于非美工出身的独立游戏创作者,这些“内容”的来源总是一个大难题,当然总有些取巧的题材或设计能绕过这个槛,但是也总能看到那些成功的例子都离不开丰满的视觉内容,甚至是独特的艺术风格,比如iOS平台上最火的那些“小制作”:有Grimm的Edward Gorey式维多利亚哥特,有Rolando搭上的芬兰插画家,还有最近Sword & Sworcery EP那“淡淡忧伤”的像素画风……

实际上对那些想要制作游戏的宅男们来说,美工背景有天然优势,程序员离不开心灵手巧的美工,而美工却能不依赖可怜的程序员,这主要是因为程序员们有一种根深蒂固深入骨髓的恶习叫作“抽象”和“复用”,他们总是不甘心只把想要的东西简简单单实现出来,总是忍不住去把其中通用的、不变的、能反复利用的部分提取出来,完善成库、框架、引擎和工具,有极少数头脑发热耳鸣眼花鼻塞手贱腿抽筋的人甚至会继续折腾出一套“不需要编程”就能自由创作的强大工具……在这些资源和技术宅的帮助下,很多美术宅和性幻想达人们都顺畅的踏上了游戏制作之路……可参考《欢迎加入NHK!》里的山崎薫和佐藤,或现实世界里的武内崇奈须蘑菇…… Continue Reading »

《编程人生》的读书笔记:Brendan Eich章节里关于JS语言改进的内容

Dexter.Yy 发表于 April 23, 2011

这篇是之前发在豆瓣读书笔记里的内容。其他更零碎的东西就不搬运过来了,平时都发在google reader note和豆瓣日记/推荐里~

JavaScript用户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微软不想改进,所以这语言也就这样了,用lambda代码来实现所有东西是一个优势,干嘛还要更好的语法

“Oh, it only does what it does because Microsoft stopped letting it improve, so why should we want better syntax; it’s actually a virtue to go lambda-code everything.”

Eich认为现在是程序语言发展的第二个黄金时代,应该重视语言本身的改进,不能止步不前,由于web重视兼容性,所以JS止步的太久,但不能以此为借口拒绝改进。

关于为什么要改进

跟Doug Crockford相反,Eich认为JS不能过于精简化、子集化,不能只保持de-sugar之后的几个原始特性(比如lambda),因为: Continue Reading »

心中的闹钟和罗盘

Dexter.Yy 发表于 March 8, 2011

四年前写过《Hero’s come back》,现在又到了要写这种文章的时候,却发现想说的东西跟当初完全一样:

Dakkon:『知道』自己是一条艰苦的道路。
The Nameless One: 知道后,我知道再过不久我要到那里去。时间和命运即将临到,我不会再留在这里。

但是要告别四年的时光,无论如何都需要一个郑重的解释,我年前写过一封farewell letter,就直接帖过来用了=_=,末尾附上我的专用告别歌曲《call me call me》 XD

From: “Yang,Dexter”
Date: January 21, 2011 4:58:07 AM GMT+08:00
To: “Xie,Grant”
Cc: “Zhang,feng”
Continue Reading »

《通用JS时代的模块机制和编译工具》的幻灯片和……剧本……

Dexter.Yy 发表于 December 19, 2010

昨天在D2前端技术论坛上的演讲居然很顺利,因为是第一次演讲,我本来是完全没信心的,一个月前头脑发热答应了这件事,但是拖到最后三天才开始准备,演讲前一天只睡了4个小时,因为睡觉前刚赶出幻灯片的最后一个章节,比这些更可怕的是,本来我想逃避“口头表达”,希望演讲就是用slide说话、演示几个DEMO、把控制台和编辑器投影到大屏幕上秀给人们看……所以我在倒数第二天的时候通宵做幻灯片,图文并茂五颜六色各种效果全用上(现学mac上的keynote),没睡觉,白天在公司里试讲,只面对五六个人,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不知道怎么即兴讲解幻灯片(特别是代码片段),连直接读幻灯片上的文字都做不到……当时便有一种必死无疑引颈就戮人生终点就在后天的感觉。

因此我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把演讲变成念台词,不但要准备slide,还要准备完整的讲稿,每一页slide时要说什么,有没有很难发音的词汇,什么时候停顿,点几下鼠标,都先做好万全的计划。最后一天全在忙这个,还测试了如何把ipad藏在讲台上念稿,好像找回了当年高数考试前天晚上策划作弊的亢奋感觉。 Continue Reading »

Google的大危机——本地app重新流行!浏览器和web已死?

Dexter.Yy 发表于 August 21, 2010

这个星期连线杂志的文章《浏览器已死,互联网永生》中文)成功的引发话题,即使在中国都引发了广泛激烈的争论,以下这段评论我本来是像往常一样用google reader的note来写的,但是不小心写长了-__-b,干脆发到这里,文字没时间修改所以也没有笑点,我只是觉得这些很明显的道理,在很多人的文章里没看到提起,所以如梗在喉……

引发连线思考的,并非一份统计数据,而是本地应用(native app)重新流行的现象,连线把这种现象解读为:商业战胜乌托邦、垄断战胜混乱、封闭战胜开放、便利战胜多样、营销战胜传播、性能战胜创新、稀少战胜丰富、内容战胜技术……显然YY过头了,这些观点随便抽出一个都不可能不引发争议。而实际上呢,这个现象背后真正分出胜负的对战双方,应该是移动设备战胜传统电脑。 Continue Reading »

Google I/O大会keynote摘要

Dexter.Yy 发表于 May 20, 2010

  1. VP8开源,免专利费,发布新的web视频格式 WebM

  2. Continue Reading »

YY in Limbo (混沌海狂想) © Dexter.Yy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 NonCommercial - ShareAlike 3.0(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